天下記者一家親

天下記者一家親
2019-05-30 11:04 邯鄲新聞網 編輯:韓璞

中國報業第三屆融合創新大會、中國地市報研究會理事會年會暨全國媒體看邯鄲活動,匯聚了來自全國230多家媒體380多位業界專家和報社社長、總編、記者們,是新聞界的一大盛事!嘉賓們對古城邯鄲的方方面面充滿好奇。由19名文字記者和11名攝影記者組成的邯鄲日報社采訪組,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驗——本地記者對上媒體大咖,誰是采訪者,誰是被采訪者,往往說不清了。但是有一點不變——天下記者一家親

會場上采訪記者的記者們。全媒體記者 陳蘇冬 攝

被采訪的記者

“邯鄲日報社旗下的黨媒大數據系統、中原天工指數研究院、輿情研究報告中心以及中央廚房采編系統……這些內容對于我們有很大的吸引力,你能談談你對這些新技術應用的理解嗎?”5月28日晚,記者去采訪周口報業傳媒集團的編輯記者,被對方一個巧妙的反問,變換了角色,成了被采訪者。

5月28日晚飯過后,按照提前的約定,記者找到周口日報總編輯顧玉杰,對他進行專訪。房間內,結束了一天緊張有序的會議,周口報業傳媒集團的編輯記者們顧不上休息,開始討論起白天的所見所聞。見到記者進門,他們迫不及待地就邯鄲日報社的先進經驗向記者提問,希望破解心中疑惑。

對于周口報業傳媒集團編輯記者的提問,記者進行了一一作答,并介紹了邯鄲日報社全國首創的“1+20+N”的市縣一體化縱向融合新模式。隨著采訪的不斷深入,大家很快就融入了這個特殊的采訪氛圍中。記者也從中了解到周口報業傳媒集團媒體融合創新的先進經驗,記錄下他們對于邯鄲的理解與看法。一個小時的采訪很快結束了,同行們對于報業創新融合孜孜不倦的探索也深深感動著記者。作為媒體人,大家共同堅守的是對新聞事業的澎湃激情。(全媒體記者 安志宏)

我來試試邯鄲的記者

全國報業聚邯鄲,本人枕戈待旦運籌7個專訪,其中,對新疆阿克蘇日報社黨委書記韓俊萍的采訪尤為記憶深刻。

按照行程表,韓俊萍于27日19時40分到邯。20時致電問候,韓書記答曰路上;21時,美女書記忙于事務,將采訪推至翌日;記者28日早7時趕到賓館,多次致電,韓書記一拖再拖,一直拖到晚上方得回音稱,需將采訪提綱發去,之后依然無音。

再早點,不信找不到你!29日6:30,記者就到達招商,打了電話還不接,找到韓俊萍的房間號,記下了與其同行的阿克蘇日報采訪部主任趙德忠的電話,讓其“通風報信”。但即使在趙德忠報信“領導無要務”的情況下,幾個電話打過去,韓書記依然不接。

9時開會,本人早早到達9樓會場“堵截”。見韓俊萍一行趕到,忙上前打招呼,對方未停頓半刻甩了句:“開會呢,等等。”

會議進行到10:10茶歇時間,韓書記與同行交談間隙,本人上前打招呼。韓書記開口笑道:“張記者,對不起,向你致歉,我是有意為難下你的……”原來,她經常聽有記者說,采訪對象臉難看、事難辦、門難進。“我就想看看邯鄲記者會怎樣,是放棄采訪?還是別有途徑?幾天下來,聽著電話鈴一遍遍響起,我故意不接,有意刁難,沒想到你能持之以恒堅持下來。非常不錯,我會把這個事情回去講給我們的記者聽,這才是記者應有的素質。”

接下來二十多分鐘采訪時間,韓書記侃侃而談,脈絡清晰,出口成章,可見早已胸有成竹。采訪完,互加微信后,韓書記起身笑道:“要來阿克蘇看看啊,新疆歡迎你!”(全媒體記者 張紅軍)

我們都是媒體人

俗話講,“是騾子是馬,拉出來遛遛。”上會之初,說不緊張是假的。大家雖身經百戰,但采訪媒體前輩的機會還是不多。如何在較短時間內抓住嘉賓談話精髓,如何使每篇稿件定位準確、角度新穎?如何在新聞大咖面前“不跌份兒”……這些困惑考驗著每位記者。

然而幾天接觸下來,他們的包容、謙遜,對同行的惺惺相惜,對新聞晚輩的悉心指導和鼓勵,讓與會記者放下了包袱。

本人所“承包”的六名媒體前輩,分別來自山東和河南,他們會用極具地域特色的鄉音與你促膝而談;他們因為職業習慣,會主動搜集有關邯鄲的歷史和現狀;因為是同道中人,他們會與你探討專訪的角度,會主動把控細節,會理解你的刪減,會一遍審過稿件,會盡可能替你著想,會配合你高效完成任務,甚至在挑燈夜戰時,會心疼你的付出,在成稿見報后,會真誠地鼓勵贊揚……

“我們都在鐵肩擔道義,用妙手著文章。”與會嘉賓說,正是報人的風骨,讓我們同舟共濟,相互借鑒,以主流媒體的責任擔當回應新時代的新期待。

這座城市,記錄下了全國媒體老總們的足跡,也記錄下了全國媒體人新時期的誓言。(全媒體記者 宋君麗)

新媒體老總給報紙打CALL!

給新華社新媒體中心副總編賀大為做專訪之前,有點忐忑。在業內名氣太大,論文太多,讓人心生敬畏,總怕寫不好會班門弄斧、貽笑大方。

專訪見報后,我和同事把報紙拿給他,剛剛接完電話的他立刻被報紙上自己的那篇專訪吸引了,仔細看了一遍后,特意用手機拍了張照片留存。拍完之后他有點意猶未盡,拿起報紙又看了一遍,對我說:“你寫的比我說的好,這份報紙能送給我嗎,我想留個紀念。”我和同事笑了:“這份報紙就是送給您的。”

拿起報紙,賀大為感嘆:“有時候,紙媒真的無法替代!近兩年,面對新媒體的多元沖擊,紙媒的發展逐漸式微,嚴重的生存壓力讓各地市紙媒退市的消息此起彼伏,紙媒難道真的要被新媒體取代了嗎?其實,報紙有自己獨有的優勢,有其不可替代的價值。比如其公信力、權威性、品牌影響力等,仍是其他媒體不能替代的。就像你給我寫的這篇報道,雖然我也是做媒體傳播的,每天和報道打交道,對報道并不陌生,但看到上了版面的文字,感覺確實不一樣!”(全媒體記者 楊旭)


相關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