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邯鄲史話》(連載15)西漢時期邯鄲經濟的繁榮——秦代邯鄲地位的變化(秦漢之際的變亂)

《邯鄲史話》(連載15)西漢時期邯鄲經濟的繁榮——秦代邯鄲地位的變化(秦漢之際的變亂)
2019-06-19 15:45 編輯:陳國楊

秦漢之際的變亂

公元前210年,秦始皇死于東巡途中的趙地沙丘(趙武靈王也死于此),他的幼子胡亥在宦官趙高的策動下即位,史稱秦二世。次年(前209)七月,便爆發了由陳勝、吳廣領導的秦末農民大起義,很快就攻占了楚國舊都陳(今河南淮陽),并建立了以陳涉(勝)為王的張楚政權。

武臣割據邯鄲 陳勝稱王后,原魏國的名士、舊官吏張耳、陳余也投奔陳涉起義軍,并向陳涉建議:“臣嘗游趙,知其豪杰及地形,愿請奇兵北略趙也。”陳勝于是以故部武臣為將軍,邵騷為護軍,以張耳、陳余為左右校尉,率領三千人馬,進軍趙地。武臣率領的這支北征軍一路進展順利,僅月余便迅速攻占了邯鄲及趙地三十余城。

張耳、陳余投奔陳涉,本想獨當一面,自領一軍,不意未受陳涉重用,大失所望,極為不滿。這次遣軍北征,恰于此時西攻秦軍的行動受挫,他們便乘機挑唆武臣擅自稱王,以脫離陳涉控制。武臣也因自己遠在河北,感到已經自成局面,正想擺脫陳涉控制,張耳、陳余的建議正中下懷。于是,武臣“遂立為趙王,以陳余為大將軍,張耳為右丞相,邵騷為左丞相。”此時的邯鄲,成為一方反秦武裝的政治和軍事中心。

陳涉得知武臣擅自稱王后怒不可遏,但為了顧及反秦陣營的大局,在表面上予以承認,一面派“使者賀趙”,同時又要求趙軍西出攻秦。張耳、陳余為了一己之私,完全不顧抗秦大局,公然反對出兵西征。他們認為,武臣稱王不是陳涉的本意,如果秦滅,陳涉會令大軍伐趙,趙軍不如北進燕、代發展勢力,再南攻河內,這樣將來就不怕陳涉興兵問罪。武臣于是拒絕發兵攻秦,而是派“韓廣略燕,李良略常山,張黶略上黨。”武臣三路出擊的計劃還沒有全部實現,內部便發生了一次較大的變亂。原來李良平定常山之后,武臣又命他西入井陘進攻太原,結果因秦兵拒守未能成功。秦將對他進行招降,他疑而不信,便回邯鄲請求增兵。快到邯鄲時候,路逢武臣的姐姐帶領從騎百余人出外飲酒,李良以為是趙王出行,便伏謁道旁行禮,等他得知不是趙王時,感覺在部屬之前丟了臉面,受了奇恥大辱。本來他對勸降就已心動,加上這次惱羞成怒,遂決意反叛,派人追殺武臣的姐姐,接著又趁邯鄲不備,襲殺了武臣和邵騷,占領了邯鄲。

在這次突發的變亂中,張耳、陳余因事先有人通風報信,得以逃脫。他們僥幸逃脫后,馬上糾集殘兵,重整旗鼓,并采納門客的建議,立戰國趙王后裔趙歇為趙王,“居信都”[ 今邯鄲永年縣臨洺關西易陽城遺址便是趙信都故城所在。],重建了趙國政權。

趙歇信都稱王 趙歇稱王是在秦二世二年(前208)正月,隨后趙軍擊敗李良并收復了邯鄲。這次變亂使邯鄲城遭到了嚴重破壞,趙歇政權無法立足。所以,趙歇只得將都城遷至位于邯鄲北面的信都,這里曾是戰國時期趙國的陪都信宮。(圖33)這時陳勝已死,秦將章邯在連破起義軍周文、項梁等部之后,于秦二世二年九月進兵攻趙,并于巨鹿包圍了趙歇,雙方暫時形成對峙局面。次月,“章邯引兵至邯鄲,皆徙其民河內,夷其城廓。”邯鄲居民被遷徙一空,邯鄲城被徹底平毀,自春秋戰國以來繁榮興盛了幾百年的名都毀于一旦。

巨鹿城被秦軍包圍之初,雙方在軍事上難分勝負,但秦軍攻擊日急,趙歇、張耳在堅持數月之后,城中的糧草和兵員日漸減少,已難以抵抗秦軍的凌厲攻勢,處境十分危急。于是,張耳派人北去常山征調救兵,陳余所率的數萬大軍,雖屯駐在巨鹿城北,但懾于秦軍的強大聲威,不敢越雷池一步,等于見死不救。對此,張耳大怒,從此與陳余結下死仇。這時,燕、齊、代等諸侯軍隊,也是為了保存自己的實力而懼畏不前,隔岸觀火。在巨鹿城萬分危急的情況下,“趙數請救,懷王乃以宋義為上將軍,項羽為次將,范增為末將,北救趙。”宋義在是否救趙問題上,猶豫不決,躑躅不前,項羽為極力救趙,便力殺宋義,升為上將軍,“乃悉引兵渡河,皆沉船,破釜甑,燒廬舍,持三日糧,以示卒必死,無一還心。于是至則圍王離,與秦軍遇,九戰,絕其甬道,大破之,殺蘇角,虜王。”此次楚軍救趙,項羽不但因此而殺了宋義,而且以背水陣擊敗秦軍,使巨鹿轉危為安,趙歇政權由此而得救,這就是“背水一戰”的來歷。

巨鹿之戰一舉擊敗了秦軍主力,不久章邯便投降了項羽,這樣項羽就成為諸侯反秦陣營的盟主。于此同時,劉邦也趁關中空虛而迅兵攻占了秦都咸陽,秦王朝宣告滅亡。緊接著,劉邦和項羽之間圍繞著最高統治權的爭奪,展開了持續五年的楚漢戰爭。

巨鹿之戰后,趙王歇政權內部也再次發生分裂,張耳和陳余本是刎頸之交,私誼甚篤,這次巨鹿之戰,張耳指責陳余見死不救,陳余則以徒勞無益為辭。所以,二人相見爭執不下,最后陳余賭氣解下軍印,推給張耳,張耳起初愕然不受,后來有人進言,“天與不取,反受其咎。”于是,張耳才接下軍印,并收編了陳余軍隊。陳余本來是賭氣,但見張耳果然收下軍印,便憤然出走南皮,從此二人反目為仇。

公元前206年,項羽自號西楚霸王,分封天下諸侯,以劉邦為漢王,遷趙歇為代王,以張耳為常山王,統治故趙之地,給陳余封三縣,其他各諸侯也受封不等。項羽在分封的同時,又將信都改稱襄國,作為張耳都城。陳余對項羽的分封大為不滿,認為自己的功勞與張耳相等,兩人所封相差太大,遂借齊兵,襲擊常山王張耳。張耳敗走,投奔劉邦。陳余接著收復趙地,迎還趙歇,復稱趙王,繼續以襄國為都,并倒向項羽一邊。

公元前204年,劉邦命韓信、張耳統兵數萬東出井陘攻趙,以背水陣大破趙軍二十余萬,于汦水陣前斬殺陳余,并追殺趙歇于襄國,趙地從此屬漢。

相關閱讀